ciwen release
真人娱乐注册官网 首页 > > 真人娱乐注册官网 > 网娱大趴
这十年,历史、谍战、军旅三大类型剧不进则退?
日期:2021-11-12 12:47:03 浏览次数:

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

谭飞:我们之前谈论网剧,那么现在谈谈传统平台的剧。比如说谍战剧的《潜伏》,历史剧的《大明王朝1566》,还有军旅剧的《士兵突击》它们得分都很高。你觉得现在有没有其他的剧能够接近或者超过这三部剧?还有它成功的原因在哪儿?
 
李星文:我觉得迄今为止,这三部剧代表了各自类型的最高点。
谭飞:难以企及。
李星文:大致可以这么说,但是无论是谍战剧、军旅剧、还是历史剧,它们在后来的打法和套路上都有一些新的发展。比如说历史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,它代表历史正剧和历史权谋剧,它站在顶点上,身边还有几个身高差不多《雍正王朝》、《康熙王朝》和《走向共和》。
谭飞:都是一个维度的。
李星文:对,但是后来的历史剧就不再走这个方向。现在历史正剧的数量已经大幅度地减少了,但是古装传奇剧的数量是大幅度地增加了。
谭飞:它其实是发散了,从一条道走向很多道。
李星文:对,原先更多的只是关注家国天下。但是后来出现各种类型,因为男性会看历史传奇剧,女性会看宫斗剧。
谭飞:对,比如说《康熙微服私访》《铁齿铜牙纪晓岚》《甄嬛传》。
李星文:它分叉了,分叉了后每一个亚类型、子类型上也都有自己的代表作品,但是与原先历史正剧是大异其趣了。李京盛在秋交会上发表了一个关于历史剧向古装剧嬗变的演讲。那天他讲了一个小时,只讲完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可能还得下个月才能讲完。
谭飞:他是上下篇章讲的?
李星文:因为他准备的本来是一个完整的,但是铺开了以后时间不够了,这就没讲完。
谭飞:说明源流到后面嬗变了太多种类了。
李星文:是的,非常丰富。
谭飞:我们谈下谍战剧,谍战剧那么火。
李星文:谍战剧有五大件,《暗算》《潜伏》《黎明之前》《悬崖》《风筝》,都是在2004年到2014年这10年间生产出来的。
谭飞:五部最好的。
李星文:这10年是谍战剧的黄金时期。之所以谍战剧在这个时候会出现黄金时期,是因为反腐涉案剧在2004年有一个政策出台,不许它上黄金档。
谭飞:它相当于一个变种。
李星文:对,那可是观众对于悬疑、推理、侦破。
谭飞:需求很大。
李星文:有刚需的。那么谍战剧和反特剧接过了反腐涉案剧的大旗,有10年的黄金发展期。《潜伏》也是在这段时间内产出的。在2014年后,谍战剧跟着大环境改变了。那么在2014年以来,第一是大IP来了。第二是小鲜肉也来了。所以谍战剧的变化就出现谍战加偶像的现象。
谭飞:谍偶。
李星文:对,谍变,生死谍变。许许多多的流量明星、英俊小生都主演过谍战剧。
谭飞:是,包括李易峰、朱一龙。
李星文:按传统谍战剧的标准来要求,谍战加偶像是差一点的,但是它也有自己的受众。它把很多年轻女性观众给拽进来。它出现了新趋势,但是这个趋势现在有点难以为继。在“清朗行动”以后,这个模式会发生一些调整。
谭飞:大概怎么变呢?
李星文:我觉得还是得回到硬核谍战上。
谭飞:内容为王。
李星文:对,之所以现在的五大剑还很坚实,是因为它把内容砸得特别实。
谭飞:对,剧本是最重要的,谍战剧本也不好写。
李星文:对。现在很多编剧的谍战代表作,几乎就是他一生的代表作。虽然我们不能盖棺论定,但是到目前为止,黄珂老师写完《黎明之前》。
谭飞:就再也没出什么东西。
李星文:之后也有很多设想,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看到新作品的出现。
谭飞:包括全勇先老师,原来一直在等他《悬崖》的续集,也没看到。
李星文:我们等来了电影《悬崖之上》。

偶像+亚剧种

谭飞:对,所以挺难的。那么再讲讲军旅剧,《士兵突击》就塑造了一个许三多,但现在很多人从《长津湖》里看到了一个抗美援朝版的许三多。大家很惊讶,为什么这几年没有出现类似这样立得住的人物,或者让人印象深刻的人?
李星文:军旅剧的变化跟谍战剧有点类似,原先也是以阳刚、热血为底色,后来谍战加了偶像,军旅也加了偶像。因为这是从2014年到2018年之间普遍的一个风向。
谭飞:它有点合流了,偶像必须加上一个亚剧种。
李星文:对,所以那段时间也确实出现了一些,比如说《空降利刃》《陆战之王》。
谭飞:还有《号手就位》。
李星文:对。它除了这些,还向新的军种去延伸,比如说导弹部队、火箭军部队,这些是以前的剧没有直接表现过的。另一方面,确实也有年轻的偶像明星加入,这个也是它的一个变化。比如说与原先的《突出重围》这些比较相似的,相当于是传统军旅剧的《蓝军出击》。但是这一类型在过去几年当中,它就成了一个小项了,数量就不多了,更多的还是军旅加偶像。还有一个趋势,就是军旅加甜宠。
谭飞:这个还真是。
李星文:对,暑期档的《爱上特种兵》,也叫《亲爱的戎装》。
李星文:特种兵加一个女军医,这部剧有比较多的爱情成分。
谭飞:这有点像韩剧。
李星文:是的,它跟一些韩剧差不多,同一源流。它是今年暑期档,爱奇艺流量最高的一部剧。
谭飞:其实热度也挺高的。
李星文:对,从观众的接受度来说,它算是成功了。
谭飞:但是“清朗行动”之后,这几个剧种的变种它会有一些变化吗?
李星文:我觉得应该会往硬核的方向去回调,爱情肯定会有的,因为这是人类美好的爱情。
谭飞:人类的天性、人性。
李星文:不能把它砍掉,对吧?
谭飞:对。
李星文:既然它叫谍战剧,那么谍战就是核心,这是不能改变的。军旅剧中军事、军人始终是核心。
谭飞:重点会更突出,把主和配、主和次会分得泾渭分明。
李星文: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。

不能刻舟求剑,期待黄钟大吕

谭飞:为什么这十几年没有戏能够达到像《潜伏》《士兵突击》和《大明王朝1566》一样的水平呢?
李星文:首先类型嬗变了,因为互联网而大热的甜宠剧、悬疑剧,还有古偶剧,而军旅剧、谍战剧、历史剧,是传统电视剧,因为电视剧的类型或者是剧集的类型,在过去10年中它发生了迁徙。所以势必造成投入传统类型的资源就少了,它会更多的投入到新的类型剧。虽然没有《士兵突击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,但是有了《隐秘的角落》《沉默的真相》这些新的类型剧的爆款。
谭飞:相当于说赛道变了,原来是100米,现在有个150米了,跑法不一样了。
李星文:驱动生产的平台变了,最终这些剧的受众也变了。
谭飞:对,所以按星文的说法,听起来是有点遗憾,但是细想一下,也是没有办法,这是必须面对的现状。
李星文:对,剧集的创作生产像一条河流,它的每一段风景和弯道都不一样。我们不能刻舟求剑说要活在什么时候,但是传统剧被淡化了、走弱了,其实还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。因为谍战剧、历史剧、军旅剧,它的巅峰之作拿到世界范围内去比较,也是毫不逊色的,甚至可以代表中国电视剧的形象。如果最后这种门脸的类型被弱化了、消失了,我觉得是很可惜。
谭飞:你说得特别对,还是要有能代表国家队的作品出来。
李星文:对。拿个《隐秘的角落》去比较的话,它不说别的,整体的重量就不太够。
谭飞:我们得多点像《隐秘的角落》这些作品,一部感觉分量稍微轻了点。
李星文:对,甜宠剧类型作为商品就好了,它不适合去参加影视的奥运会。
谭飞:好,谢谢星文。
李星文:好,咱们下回再见。
谭飞:下回再见。